大学生自曝经历:酬劳最多五万 关键时刻退出
发布时间:2022-11-26 15:55:12

  “首次测验的科目是数学、英语和综合,当天考完就出了成绩。”小林考的是文科综合,三门科目被安排在一天进行。小林回忆,当天的测试成绩很快就出来了。在考文综前,“陈老师”把改过的数学卷子发了下来。当晚测试完英语科目,综合科目的卷子也已经批改完。

  29日当晚,测试结束。测试成绩显示,小林的首次测验不错,但另两位同学的成绩不太好。“有一位过了二本,陈老师还鼓励说争取一鼓作气考个一本。”接下来,小林一行还需要再测试两次。

  随后的两次测试分别在5月1日和5月9日进行。小林说,他们每次测试完都会领一些高考资料回去,“一开始是一些卷子,后来就是成本成本的一轮复习、二轮复习资料,每一科都有一本写着知识点的资料书。”小林称中介给他们分复习资料的时候都是在一个大纸箱里面,文科理科各一大箱,而且他们测试的试卷也是放在纸箱里面的。

  “他们的卷子一般都是之前当地学校的二模、三模试题,我们考完一科,就会有老师给我们看试卷,一般在考下一科之前,我们就能知道上一科成绩。”

  “第三次测试之后,他们让我高考前一两天再过去,到时候正式准备考试。”小林告诉北青报记者。当晚,小林一行准备离开该县。在离开前,陈老师又带着小林等人前往一间教室,拿了一些复习资料和试卷。

  小林说,有学生问到安全问题,而陈老师告诉他们不用担心,一切都安排好,到高考时,直接进考场考就行。

  在前后时间跨度近两个月的三次测试中,小林几人并没有接触过学生,也未能见到全部家长。事后小林得知,在测试期间,不时出现的陌生人中就有被高三学生的家长。

  “我没有见过我的孩子的家长。”小林说,但是他拍下了那位三次都出现在测试现场的男子,并且还与这位男子进行了交谈。

  “我们每次去都能见到的那个叫武××的人,他总是来看我们的测试情况。”在第二次测试时,小林向武姓男子表示自己担心安全。武姓男子表示,他是代替的孩子的家长过来的,并非考生的家长。随后,小林留下了该男子的手机号码。

  小林后来从其他学生那儿打听到,其他的同学都见过了孩子的家长,只是他和另外一个同学的孩子家长从未露面。

  “他会问我们觉得题目难不难,出了成绩以后还会帮我们分析一下应该怎么努力,哪些方面还应该提高。”小林曾经向那位叫武××的人提出过自己的担心,但是武××称一切都没有问题,他们需要的就是好好考试,一切都不用担心。

  小林在第三次测验时将自己与武姓男子的对话录像。第三次的地点在该县内一家酒店。小林的录像显示,在入住的房间内,小林提出想见家长,而武××则笑着称,“还不到时候,到时候肯定让你见”,武姓男子告诉小林,“现在主要是你的能力,你的能力不够,见谁也没用。”

  “至于说危险性,危险系数可以跟你们说是零。”录像中,武姓男子表示,小林等人完全没有危险。

  “肯定是零,你们有危险我们就有危险,所以我们在保证你们安全的情况下,我们才是安全的。我们得保证安全的情况下才会去做,这个不是强行做的,不是说我们不怕危险,你们必须去。都是考虑你们安全的情况下,能去,才让你们去。如果有危险,不是说你有危险,是都有危险。所以你们不用担心这个,你们要担心这个,其他的都乱套了,这个事情是我们考虑的。上考场以后坐下来,做题,这是你们要考虑的。”这位武姓男子说。

  录像中,武姓男子称小林一行高考前一两天到县里就能够见到考生家长,到时候家长会跟他们交代一些细节性的问题。

  请理性评论、文明发言,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